搜狗交易案台前与幕后:周鸿祎战斗到最后一刻

发布时间:2013-9-19

9月16日,腾讯(411.4, 9.00, 2.24%, 实时行情)宣布战略投资搜狗的那个下午,奇虎360(85.94, 1.43, 1.69%)董事长周鸿祎正在北京一家五星级酒店,为他个人投资的快播的视频终端助阵,即便不是自己的产品,他也一如既往的进攻着,“我看你以后就叫盒子,以后还要超过XX盒子”。而在距离周鸿祎11.6公里的搜狐(76.13, 8.37, 12.35%)大厦里,张朝阳,王小川和马化腾将在三小时后,宣布搜狗这场今年中国互联网最漫长“收购肥皂剧”的结局,这四个人所代表的四方,曾经在这场谈判中几度接近和错失。
  “价格还是不错的”,周鸿祎对腾讯战略投资搜狗轻描淡写的如是评论,但不为人知的是,这位中国互联网的颠覆者一直为收购搜狗战斗到了8月。熟悉此事的投资界人士告诉《福布斯》,在2013年第二季度,当奇虎股价在30美元徘徊时,迫切的360已经明确提出了一个换股+现金的提案,理想的价格引起了搜狐方面的兴趣,双方坐到了谈判桌前开始实质性接触,甚至进入到发起要约的阶段——“360是非常有态度的,确实想促成这宗交易,而且提出的几个价格,对搜狗的估值都要比今天腾讯给出12亿更高。”上述知情人士指出。他也否认了360会危及搜狗独立性的说法,“至于独立性,360也一直采取和其他收购者类似的态度。”
  和360预想的相反,好价格完全没有能推动这宗交易顺利进行,反倒替王小川上演了一场“辟谣个人秀”。从3月开始直到8月,几乎每隔两个月,就会传出360即将收购搜狗的消息——来自微博流言,来自腾讯科技,来自信誓旦旦的自媒体,从10亿到14亿,数字一次次攀升,7月底的一次循环最为令人尴尬,中文科技博客鞭牛士的消息被援引,随后The Street.com转载,再出口转内销,被搜狐汇总媒体报道的邮件收录,邮件截图又被当成消息来源,由国内网站报道。
  王小川不断用“不靠谱”,“懒得回应了”斩钉截铁的否认,直到奇虎CFO徐祚立向路透社承认正在谈判,王小川依旧沉默应对。记者试图探寻这真切却从不落实的消息来自何方,报道过此事的一家门户指出:多次消息是从搜狗方面流出。科技博客猎云网则不留情面的直接评价“搜狗为了抬高估值而炒作”。
  沉默背后,是王小川再次施展2010年的套路:拖延360,不断拉另一家入局,当年是阿里巴巴,现在换成了腾讯。“王小川始终没有看上过周鸿祎,但他这次成功的绑上了张朝阳”,参与此事的另一位投行人士说,在一次和创业者交流中,王小川把奇虎360称为“窄路”,把腾讯称为“宽路”,并多次公开表达过搜狗文化和腾讯的气质较为相符。按照张朝阳的说法:“在2013年年初的时候我们(和腾讯)谈过一段时间,当时可能有一些意见不一致”。这便是在2-3月一度出现过”腾讯收购搜狗,与搜搜整合“的传闻,当时媒体报道,双方一度已经谈判至代理商安置的问题,腾讯很感兴趣,然而在是否让搜狗独立发展的问题上,依旧存在分歧。
  搜搜之于腾讯,就像Bing之于微软(33.32, 0.39, 1.18%)——亏损但必须做。前腾讯副总裁吴军估算,搜搜在人力成本上约是搜狗的5-10倍,机器成本约为3倍。在电商和搜索这两个都要烧钱,腾讯都落后的领域,马化腾产生了摇摆,一位腾讯技术高管告诉《福布斯》,谨慎的Pony还是选择了“看得见,摸得着”的电子商务,于是在2012年5月18日,也就是马化腾口中的“5.18”,腾讯搜索业务被分拆,此前负责搜索业务的吴军以及腾讯搜搜总经理孙良先后离职,搜索团队被收回到腾讯核心,主攻无线端。
  但腾讯不能放弃作为互联网基础服务的所谓流量变现业务——搜索、输入法和浏览器。和搜狗搜狐谈判的过程,也是马化腾对流量业务从控制到开放的过程,“我们的心态已经可以说比以前更开放,也是适机走出来。”收购完成后,腾讯的一位高管颇为认同这样的说法——把做不大的业务,交给更擅长的王小川,是甩掉了一块负资产。
  腾讯逐步坚定的另一面是360的慢慢动摇。进入夏天以后,原本执着的周鸿祎遭遇了最为左右为难的情形:由于全球投资者对于360移动互联网和搜索业务的预期高涨,奇虎的股价被节节推高至80美元以上,市值突破了100亿美元。如果按照当初协议的股票价格,以换股的形式完成收购,此次收购搜狗的价格将会远超过14亿美元。即使降低一点份额,张朝阳个人、搜狗和王小川团队也将会以非常低廉的价格获得奇虎的股票,至少可以获利5亿美元。
  奇虎360一面发债6亿美元,融资储备现金并管理高企的市值,一面在8月初做了最后的努力,但是奇虎如何遵循当初的换股协议,给出搜狐一个价格,双方并没有谈拢。“腾讯已经抱定了心意要恶心360一把,做成这次防御性投资,而王小川则完全说服了张朝阳。”前述投行人士指出,“从钱上看,最亏的还是搜狐。”
  粗略计算可以得出,腾讯4.48亿入股新搜狗,给予新搜狗估值为12.2亿,如果加上腾讯注入的几块资产,老搜狗的估值略超过10亿,远低于周鸿祎的报价。而搜狐递交给SEC的k8表格显示,这次接受投资获得的资金,3.01亿美元用于给张朝阳等搜狗原A类股东分红,1.47亿美元用于从搜狐、Photon、云锋基金手里回购股票,没有给搜狗的发展留下一分钱。某种意义上,搜狗用大量现金补偿搜狐和张朝阳,弥补了卖给腾讯的相对低价。
  搜狐、搜狗、腾讯和奇虎360,用8个月时间上演了一场各怀心事的博弈,为求得自身利益最大化和防御对手,互相角力之中,一步步为旷日持久的收购战写下了结局。“颠覆者”盛名下的周鸿祎和他的奇虎360,像华兴资本的包凡所言,用不安全感促成了中国互联网今年一次又一次收购。但他也将自己置入困难的竞争环境——要面对天价收购91无线的百度(145.7, 1.89, 1.32%),拥有微信同时全力发展安全类产品的腾讯以及具有相似模式,背靠大树的搜狗。

QQ在线客服